= =中科首頁==   = =關于中科= =   = =新聞中心= =   = =行業動態= =   ==中科業務==   = =中科文化= =   = =中科藝術品= =   = =聯系我們= =  
友情鏈接
 
二維碼

 

 
互聯網巨頭為何力圖重返中國?

 

 

互聯網巨頭為何力圖重返中國?

發布日期:2015-11-27

 

谷歌把更多精力放在安卓生態系統上,怎么讓安卓創造更多APP,或者怎么再做出他們認為20年后可能會變得很大的產業。對百度來說,我們想不僅僅連接信息,也連接服務。

 

谷歌要返華了,這次應該是真的。

 

誠如大多數論者所言:缺席了中國移動互聯網飛速奔進的五年,谷歌返華之路勢必將面對諸多路障,移動基礎設施的重建,制定了新的游戲規則。最直接的例子即是在谷歌起家的搜索領域:如你所知,在中國基于人口紅利構筑的用戶場景之中,“信息”與“服務”要比其他地方更加難分彼此。

 

在我看來,輿論對于谷歌返華的普遍唱衰,折射出一個宏觀上特別耐人尋味的邏輯,那就是:不同的優勢與積淀,讓這個時代兩位big player——中國與美國,探尋出了自己更適應的發展路徑。對于創新的方向,也演化出了不同的詮釋手段。

 

關于創新,想起肖知興老師一次講座,創新大概分三種:漸進式創新,建構式創新和激進式創新。美國也許是最善于激進式創新的地方,那里的科技巨頭更多時候都醉心于探尋未知領域的增量市場——Google X里那些瘋狂的項目即是最有力的腳注,哪怕不少項目耗資巨大且難以落地。

 

而拋去漸進式創新(好吧,微創新)不談,某種意義上,中國無疑是適合建構式創新的試驗田,也就是被互聯網人常掛嘴邊的跨界與連接。當“跨界打劫”成為常態,似乎任何產業固定的根基都在動搖。中國傳統實體經濟的相對幼弱,更是給了互聯網趁虛而入的機會。于是我們看到,中國科技公司多是在用創新技術改造“老”生意,將不同領域的資源以瘋狂速度整合,讓傳統生意更為高效而透明——通常這也意味著低價。換句話說,大體而言中國互聯網公司創新的方向在于“更接地氣”的服務。最好的例子,就是作為昔日“中國Google”的百度,在技術革新路徑上正在與Google日趨疏離。

 

嗯,中美科技企業的“基因”差異(這當然是偷懶的說法),導致了不同的技術創新路徑。對于普通中國消費者而言,這種差異有個頗為討巧的說法:一個在“天邊”,一個在身邊。在一個自由開放的市場,我們應更深入地看清兩者的異同。

 

在中國,最豐厚的商業往往來自于分散產業的整合。你得承認,至少在服務領域,中國互聯網滲透度遠比其他地方更為迅猛。如今,各個垂直領域紛繁蕪雜的O2O服務,讓像我這種自由職業者完全可以做到足不出戶。

 

很好理解,相比于擁有“全球視野”基因的美國科技企業,中國龐大且密集的人口數量,為本土互聯網公司提供了廣闊市場。而互聯網回報遞增的連接效應也放大了人口優勢的收益。李開復曾在一次演講中提到:“中國上網人口非常集中聚集在大城市,美國前三名城市在中國只能排到前40名左右……在很多電子商務上中國有非常獨特的優勢,因為有很多巨大的城市,而在城市里有快速崛起的中產階級?!?SPAN lang=EN-US>

 

另一方面,相對低廉的勞動力,在一定程度上造就了高效的物流和各種“個人崛起”的盛景,“在一個新崛起的市場,這一批人扮演了重要的角色。比如開淘寶店,當個滴滴司機或者去E袋洗工作,幫京東、阿里做配送物流,這批人至關重要。美國平均工資非常高,中國這一批人每小時所期望工資可能只是美國五分之一,可以把整個系統運轉起來?!崩铋_復說。

 

嗯,移動互聯網重新詮釋了“連接”的涵義,所謂連接人與信息,人與商品甚至人與人,某種意義上都是連接人與服務的一部分,BAT無一不在全力構建自己的服務閉環。

 

最積極的或許是百度。李彥宏堅信,移動時代O2O是無比重要的資產,百度正在以自己對于創新的理解,為用戶提供從搜索到交易完成的整體式服務,成為連接互聯網和實體經濟的組織體。

 

在一次會議上,李彥宏特別提到了百度與Google的殊途:“移動互聯網時代百度和Google有非常大的區別,甚至是更大的理念上的區別。谷歌把更多精力放在安卓生態系統上,怎么讓安卓創造更多APP,或者怎么再做出他們認為20年后可能會變得很大的產業。對百度來說,我們想不僅僅連接信息,也連接服務。比如現在打開百度輸入電影院,就告訴你離這兒1.1公里有什么電影院,幾點幾分在放映什么片子,哪些座位你還可以買,選好座位以后再付錢,一系列動作都可以在百度里完成。Google沒有做這個事情,在他們看來這不是他的事,網上有什么東西我給你做索引就好了?!?SPAN lang=EN-US>

 

眾所周知,BAT三巨頭中百度技術屬性最為濃重,而百度對于新技術——譬如人工智能的著力,多是從互中國用戶實際需求和習慣出發。舉個例子,Siri是人工智能助手的前輩,但幾年來一直在人類的調戲中艱難成長,除了語音技術有待完善,Siri與“服務”層的割裂是其最大瓶頸。而同樣布局人工智能助手,百度則推出了移動端的秘書化搜索度秘,完成了從信息向服務的蛻變,雖然度秘的成熟尚需時日,但它極有可能成為百度未來一個無所不在的入口。

 

如今,雖然O2O血海一片,但真實戰場面積似乎要比想象中廣闊。百度糯米總經理曾良就曾分析:現在整個O2O市場行業線上化率程度還非常低,略有提高就能帶來巨大市場;O2O產業鏈也相當復雜,行業還有諸多困境沒有解決,還有一些現有流量沒有變現。而這一切都需要中國互聯網企業的繼續深耕。

 

此外,倘若將服務二字延伸到更寬廣的范疇,“地頭蛇”BAT的跑馬圈地,也在很大程度上讓中國在電商、互聯網金融和移動支付等領域形成了自己的優勢。而說來有趣,某種意義上,“互聯網+”的市場紅利,正是“得益于”傳統基礎產業的相對贏弱。

 

譬如電商,阿里巴巴應該不太可能出現在信用環境良好,且零售業無比發達的美國。如馬云所說,“在美國電商是甜點,在中國電商是主食”:“15年前我和風險投資溝通,希望能有人投資阿里巴巴。他們說在中國請不要談論電子商務,你們沒有銀行體系,沒有商業基礎設施。正是因為當時中國的商業基礎設施差,在中國我們這個沒有那個沒有,當互聯網到來的時候,我們用互聯網讓商業基礎設施真正的成熟和完善?!?SPAN lang=EN-US>

 

而在移動支付領域,中國的優勢同樣明顯。騰訊剛剛公布的2015Q3財報就顯示,QQ錢包和微信支付綁卡用戶數已超過2億。而相反,在人均4張以上信用卡的美國,包括Apple Pay在內的移動支付發展得并不順遂。

 

如你所知,美國市場對于O2O并不特別感冒。除了上文所述的客觀原因,那里的科技巨頭們似乎更愿將創新目光投向增量市場,并不過分注重對于存量服務市場用戶體驗的深耕,這與中國互聯網形成了鮮明對比。

 

谷歌無疑最具代表性。你知道,在不少極客們心里,谷歌甚至早已不是一家僅為攫取當下市場利潤而存在的公司,它更像貝爾實驗室在新時代的一次輪回——無人駕駛汽車,熱氣球聯網服務,量子計算機,革命性隱形眼鏡,模塊化手機……都令人們對于未來充滿無限期許,而就像昔日偉大的AT&T用電話服務收入對于貝爾實驗室的資助,谷歌對于未來產業高昂的“筑夢經費”也大多來自不那么酷的廣告業務。

 

所以說,從最現實的層面,倘若創新最大的意義是為了促進經濟,那么至少在現階段,盡早了解中美科技發展的異同,倒也沒什么不好。

 
[ 點擊數:] [打印本網頁] [關閉本窗口]  
 

相關內容

 
 
 

中科投資版權所有   電話: 01064920113  64920713   京ICP備14029497號-1

網站管理
亚洲A级中文